A Crack

#费总0731生日快落#

“现在世界上每一个人讲的爱,其实是被爱,所有人懂什么是被爱,没有人懂得什么是爱,如果我说我爱你,其实真正的意思是,我想被你爱。”
——《十三角关系》

  “费总,该起床了。”

  费渡朦朦胧胧间依稀能分辩出那大概是骆闻舟的声音。在短暂几秒大脑重启之后,精神尚且处在睡梦中的费总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我在做梦吗。刚刚是骆闻舟喊我起床?

  食物的香气钻过门缝飘到费渡身边煽风点火,他不自觉的揉了揉肚子,认命一般磨蹭着下床洗漱。

  活见鬼,可算是亲身体会骆闻舟平时的生活了。

  “…师兄?”...

伪装结局

◆依旧短打
◆实在是被剧版结局刺激得心率不齐…
◆依照剧版设定(部分沿用原著)自己瞎写一个独属于巍澜剧版结局(此处高亮)
◆HE!!!HE!!!HE!!!还有那什么拯救地星方法是我瞎扯的沿用了原著心头血…
(反响ok的话我明天争取肝个特调处大团圆小番外什么的)
————————
“我停留在这里,等一个消息,你也没放弃。”
—时间飞行


  “你没抛弃我…哥哥,你真的没抛弃我…”

  夜尊的神情以一种不知哭笑的状态扭曲着,他紧紧揪着沈巍的衣服,低头发出几声类似于幼兽的呜咽声,再抬头时早已泪流满面。

  “我从没抛弃过你,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沈巍伸...

第二十三封信

◆清水 无差 高甜
◆私设短打 甜饼 原著or剧向皆可食用
◆救命我不敢打tag…内啥无差也看不下去的您避雷好叭…


  夏色微炎,正值毕业季,龙城大学一派热闹景象。
  赵云澜一身运动装,戴着棒球帽,嘴里叼着棒棒糖,除却那毛毛剌剌的胡渣以外,还真以为是个风风火火的毕业生。
  “哎沈教授啊,现在有空吗?嗨也没啥事我这不来看望看望你嘛,现在在你办公室楼下,不请我上去坐坐?”
  沈巍放下电话,抿了抿唇角,眼里是藏不住的笑意。
  他站起身理了理桌上的文件和学生送来的贺卡,盖住厚厚一叠信纸,又给桌角置放着的野花喷了点水,推开窗让阳光得以蔓延在大半个办公室,...

恰好

◆私设 短打
◆清水 甜饼
◆cp澜巍澜  cp定向洁癖避雷

  “山高水远,岁月柔长。”
——涉川·不才

  “云澜,你有什么想吃的需要我带吗?”

  “当然有啊,麻烦斩魂使大人替我买上一分香喷喷白净净的沈美人,最好还是主动投怀送抱的那种。”

  “…你……不害臊!”
 
  他本是受不得撩拨的人,赵云澜甚至能脑补出沈巍在大街上连耳根都瞬间红个彻底的模样,便好心情轻笑了两声。

  “那好吧宝贝儿不逗你了,嗯……我想吃龙城大学北街新开的那家麻辣烫,听小郭他们说那家新店口味贼棒!”

 ...

灯火

·原著背景 私设 

·流水向小甜饼 灵感源何日重到苏澜桥歌词

——“而你恰在,灯火朦胧。”

(1)

  你眉眼盛不下恨水绵长,少年人虚妄,余生辗转反侧万般悔恨中,眼里心里也不过仅仅一个沈清秋。

  “师尊!日上三竿了!”

  洛冰河捧着白瓷碗装着的绿豆汤,小心翼翼地扣着竹帘轻摆下的房门,盛夏的晌午是不好熬的,少年人额上不久便晕染开薄汗,模样好不狼狈。

  沈清秋昨夜被这小狼崽子折腾得狠了些,耷拉着长腿死活是不肯起来,磨磨蹭蹭了好些时候才慢腾腾爬...

七年之痒

★律师追×经理凌
★重修旧好
★一发完

1.
“我以为七年的时间很长,可我后来才发现,七年,不过是为这个人画上了一个圈。”

  四月十一号,他们分手的七年零十天。

  岁月的磨砺磨润了金凌的眉梢,生意场上尔虞我诈让这个不过二十六七岁的青年眉间有了淡淡的愁痕。

  “金总,药和温水给您送来了,您注意休息。”

  “知道了,你去把我明天洽谈用的文件拿来。”

  金凌的喉咙很沙哑,夜里来A市时受了凉,连夜便发起了高烧,商业洽谈的会议也因为金凌的病一连拖了三天。

  “喂,李先生,给我准备一下,明天早上八点我亲自接待对方集...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的道侣正在装死

—甜向(吧)
—多cp

[忘羡]

  族中事务比往日多了几倍,蓝忘机便回房得迟了些,远远便瞧见静室内一片漆黑,蓝忘机心中不禁微有些疑惑。

  魏婴还没回来?

  入门便是充鼻的血腥味。蓝忘机心中没来由地腾起一阵慌乱,他几乎是强稳着心神燃起烛灯,但映入眼帘的景象却让那烛台应声落地。

  魏无羡侧卧在地上,双目紧闭,唇色白得吓人,他周遭鲜血早已干涸,还有半干不干的黏腻在发梢,看上去已没有了生息。

  “...魏...魏婴?”

  蓝忘机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他呆愣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连只言片语都显得尤...

孤独症患者

—凌澄骨科
—现代paro 甜向

  ——“说什么来日方长,日子是很长,但属于我们的,每一天都很珍贵。”

  “你真当你爸妈死了就没人管的住你了?”

  江澄紧蹙着眉头,看上去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他的手紧握着方向盘,连指节都有些微微泛白,他眯着眼,几乎是硬生生从唇角挤出的一句呵斥。

  “...你总是这样,说了多少次了我已经成年了,我该有自己的生活,不管我在哪我在干什么都轮不着边别人来管,哪怕是舅舅,也没有权利干涉我的私人生活。”

  “呵...说得真好听啊,私人生活?怎么,去那不干不净的地方天天和那些狐朋狗友厮混就是你的私人生活了?...

© Thirteen钗|Powered by LOFTER